☆呆尼仔的风流小屋☆
别名:小若安子/小若安仔、囧尼仔、呆尼仔、Jacie Daniel Jr
该小屋通常仅做发布文章作品之用~❤

【狗血小白文】《懒药王》第一话 这画风似乎有点不太对?【V3】

写在前面的话:这《懒药王》第一话已经是V3了……我估计这次除了抓虫之外是不会有改了吧……V2实在是太不通顺搞得第二话一直憋到第二年都产不出来(>人<;) 于是才有了新的“第一话”。依然还是请大家积极建议,帮忙抓虫啦~希望你们能enjoy这新一话~

——————————————————


说起那些住在在山谷里头长得像神仙一样的人儿呐,这云芝山下的赤葛村年轻的村长陈知白(32岁)大概是这村里头最清楚不过的了。

陈知白那时还叫陈阿福,他八岁那年因为贪玩胡乱闯入到山里头,却被谷里散养的一只白虎所误伤。这白虎虽是放养但颇有灵性,所以在抓了一下后便意识到这并不是那些偷猎者,因而也没有伤他性命。但年少的陈知白早已被这庞然巨兽吓晕了过去,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身处药王谷内,伤患处已经敷好药包扎好,身旁还趴着那只罪魁祸首的白虎,尾巴一下一下的扫着他的小腿。也是那个时候,他认识了16岁已经被认定为下任药王的白豫,即使后来他被送回村里,也经常跑到山谷里头找白豫玩,也会在白豫下山历练的时候跟着他。这一来二去的,药王谷里的小药师们也会跟着白豫到村里玩,还会给村民们看病治疗,而赤葛村也为药王谷的小药师们备好一些物资让他们带回谷里。也因为渐渐熟悉了之后,陈阿福的父母觉得药师们不但长得像神仙,心地像菩萨,这学问也是了不得,于是就请白豫给陈阿福重新改个名,然后就有了陈知白。 

白豫26岁时带回来的那个小孩,陈知白也是知道的,只是那个时候他已经长大了,不能像以前那样跟着白豫跑了,不但要帮着家里干活,还经常到镇上跑腿,所以他只知道那个小孩是白豫带回来救命的,也知道那个小孩是白豫的关门弟子。 白豫把一些谷里头没有的物资送上山上时也会跟其他的小药师们聊聊天,偶尔看到那个小孩时,小孩不是在练武就是在炼药,而白豫总是在旁边看着,告诉他这里不对,那里要快。有时看到了陈知白,白豫也只是笑眯眯的跟陈知白说他要教徒弟不能招呼他,然后就回头严厉的叫那小孩要专心。这样的白豫,陈知白是第一次见,再后来他就没怎么见过白豫,而那小孩他也只记得最后被他冷冷的扫了一眼,可是真好看呐。 

其实十几年来,赤葛村的村民早就被白豫带来的小药师们养得个个面色红润,声如洪钟了,哪还需要看什么病,顶多就是看看伤。只不过,三年前药王谷突然就封了谷,药师们只能在每月十五那天下山带些物资回去,这可让村民们不解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封谷了,不让人上去,也不让人下来的。陈知白去拉住一个比较熟识的药师询问情况,这追问之下才知道白豫因为去给别的国家权贵治病,却被卷入了他国的政治阴谋中,即使他有再高超的医术再强大的武技也是双手难敌众拳,客死他乡。而下一任药王之位直接就由白豫那个关门弟子坐上,他下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封谷。 

即使在一年前,老村长为了享儿孙福早早把村长的位置早给了陈知白,包括药王谷委托给村里的置办任务,陈知白仍然不知道那个新任药王的名字,他连去哪里祭拜白豫也不知道。所以当这个气势不凡的还带着几个黑衣人保镖的男人问他,牧傲冰在哪,他的内心是茫然无助的。 

“这…任公子?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我们村……从来没来过陌生人,更别说是什么、什么牧傲冰了。”陈知白觉得这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挺奇怪的,这么有钱居然连找个人都查不清楚。 男子冷冷的盯着他,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陈知白被这冰冷的眼神一扫,莫名就想起了几年前到药王谷时看到的白豫的那个徒弟,顿时心生疑惑。 

就在这时,陈知白院外大门被敲了两下,传来一个女人清亮的声音:“小陈,你在家吗?” 

陈知白赶紧看了一眼男子,见他轻阖双眼似是并不在意他招呼客人,便高声回应:“哎!在呢!来了!” 

拉开大门,门外就是个容貌姣好的妇人拎着一个食盒笑着看着他,“哎小陈,我家梦馨多做了一些糕点,这一份是你的,快尝尝啊。” 

陈知白刚叫了声李姨,就看到妇人脸色大变的看着自己身后,陈知白以为妇人是被那些黑衣男子吓到了,正要出声解释,就听到那男子叫了声:“姨母。”这下轮到陈知白变了脸色。 

“刑风?你怎么在这里?”妇人有些紧张,这家里这么多年从未找过她,突然看到自家小辈出现在面前,不知是家中出了大事还是来抓她回去。 

任刑风对着妇人作揖,“姨母莫要紧张,晚辈也是刚刚才得知姨母隐居此处。姨母想回家时便可回,无需担心。”这话却是将妇人的问题掩了过去。 

陈知白惊讶的看着被自己唤了多年李姨的李长娥,下意识就觉得李长娥这名,恐怕也不是妇人的真名吧。 

的确,李长娥原名叫江芸依,本是这民商之间一个有名的药商世家——江家的长女。民间当年关于江家长女与仁心医庄当家的定亲莫名解除的原因传得沸沸扬扬,加上她后来的失踪更是让普通百姓议论纷纷。本是好事一桩却落得如此莫名结局,也让江家与仁心医庄的关系变的有些尴尬。任谁也没想到堂堂江家长女竟是和一名女子私奔到一个偏僻山村里头隐居了起来。 

当然,这些陈知白都是不知道的。因为当年陈梦馨就是赤葛村里出生的人,只是很小就父母双亡,吃着百家饭长大的。然后就被药王谷当年的药王——也就是白豫的师父看中资质带到山谷里学习,大家还觉得挺高兴的,所以后来跟着其他药师下山时,还带着个女人说要与她一起留在村里生活,村民们没想什么也就接受了。 

陈知白从小就觉得“李姨”气质跟大家不一样,只当她也是从药王谷上下来的,却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就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叫她姨母,而且似乎还是从家里跑出来的。

“小陈,他来干什么的?”江芸依见外甥不愿回答自己的问题,也不理他,直接就问起了陈知白。

“他……”陈知白其实很想让他们自己单独聊聊,但是李姨……不管她叫什么,跟自己也认识这么多年了,而且跟男子也是亲戚,说出来应该无妨吧。“他说他来找一个叫牧傲冰的人。”

“冰儿?”江芸依诧异了,“可是他不是在……”意识到自己曾经答应过小妹不告诉任何人牧傲冰的所在地,江芸依赶紧住了嘴。

“姨母可是知晓冰儿在哪?”任邢风着急的走近江芸依,状似要去抓她的手臂。

江芸依眉头一皱,手往背后一收,后退了一步,“你先告诉我你找他做什么?”

任邢风懊恼的握紧了拳头,“我知当年是我年少无知伤了他,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请求小姨告诉我冰儿在哪……可是她一直不肯告诉我,甚至不肯再见我……”他抬头看着江芸依,往常冰冷的眼中闪烁着坚定,“我继承了魔教教主之位之后,发散全教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里,晚辈请求姨母告诉我冰儿在哪可好??”

“魔教教主?!”陈知白知道自己这声惊呼来的不是时候,但是已经说出来的话引起了男子的注意,跟在他身后的那些黑衣人似乎要拔刀的样子,此时此刻,他只恨自己为什么还在这里。

江芸依轻拉了陈知白一下,“小陈,没事的。你先回去,这些人先到我那边吧。”然后她有些哀求的看着陈知白,“只请你不要跟别人说起我这外甥身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惊慌,他不是那些滥杀无辜的大魔头,有我在,你放心好吗?”

陈知白看看江芸依,又看看任邢风,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说:“李姨……呃……”

“我本名其实叫江芸依,但是你可以继续叫我李姨,我还是这里的李长娥啊。”江芸依示意他拿着食盒,“你先拿进去吃吧,我到时候再跟你解释可好?”

陈知白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您就是您,不管您是谁,我陈知白只认一个李姨!”

江芸依笑了,“好!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说完她扭头跟任邢风说,“你们跟我来吧。”

其实刚刚那一刻,陈知白也是挺迷茫的,他觉得李姨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人,但是却还是那个人。不过他相信,不管她是谁,几十年来在这开心的生活的人,肯定就是最真实的她。

不过重点是,牧傲冰到底是谁?


—————— TBC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洛阳铲又在挥舞了起来!!!!!我居然更新了!!!!!更新了!!!!!!【被自己感动到】

顺利的话说不定第二话后天就出来呢~❤ 


p.s:抓虫,把二姨改成了小姨,妹妹改成了小妹……现在我自己都对她们的关系有点混论了……_(:з」∠)_

评论(5)
© 呆尼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