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尼仔的风流小屋☆
别名:小若安子/小若安仔、囧尼仔、呆尼仔、Jacie Daniel Jr
该小屋通常仅做发布文章作品之用~❤

【狗血小白文】《懒药王》 第二话 主角大概这话就出场

写在前面的话:非常感谢我的小伙伴们给了我更文的动力,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为勤劳如蜜蜂,高产如母猪的牛掰写手!不过首先我先锻炼下我的文笔ˊ_>ˋ 

 

——————————————

说到江芸依领着这么一群大太阳底下还敢一身黑衣的美男子们回家,要完美躲避其它村民到自己小院也实属不易。幸而她与陈梦馨住的地方靠山,周围也没有几个邻居,稍微绕个路,施展施展轻功也就到了。虽说途中险被隔壁老王家的阿旺发现,但最终也只是把在厨房里收拾着的陈梦馨给吓了一大跳。

然而任邢风不等江芸依邀他进屋就马上问起了牧傲冰的下落,江芸依直接给了他个白眼,转头跟陈梦馨介绍一下自己外甥跟外甥手下,再解释一下来龙去脉才瞪着任邢风开始数落起来:“当了教主了不起了啊?还有没有礼貌了?第一次见你馨姨没带礼物也就罢了,连人都不会叫了?”

任邢风觉得自己记忆中那个婉顺的姨母应该只是错觉,一时不知作何回应,只好先乖乖给陈梦馨作揖,“馨姨母安康,是晚辈失礼了。”

陈梦馨大概是第一次见江芸依的家人,双颊飞起两朵淡淡的红晕,似乎有些紧张又有些高兴,连连招呼这个新外甥进屋再谈。

作为暂时连名字都没有的黑衣人团体,在主子要进屋谈事的时候,只能守门边的守门边,蹲屋顶的蹲屋顶,总之先假装他们不存在。

“姨母,您是不是知道冰儿在哪?”这傻孩子还是挺执着的。

江芸依直直的看了他许久,叹了一口气才说:“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她给陈梦馨倒了杯水,“当年冰儿落水后一直昏迷不醒,如果不是过路的药王愿意医治他,恐怕他现如今已经……”

“是,雪儿跟我说当时药王为了医治冰儿便将冰儿带走了,我以为他病好了就会回来,可是……”任邢风带了些期盼的看向江芸依。

“……其实容婷当时跟我说过,冰儿痊愈后,她可能要将冰儿送到汉国。”江芸依犹豫了片刻,说道。

“汉国?!”任邢风不免有些惊讶,“为何要到汉国去?”

“只是可能……只因我后来离了家,也断了联系,实在不确定。”说完,江芸依有些奇怪道,“可是邢风,你是如何寻到此处的?”

“其实我找到此,是因为雪儿的病又复发了……当年药王留下的药方确实有效,雪儿本来身子已是好了许多,只是最近突然再犯,那个药方再服却没了效果。”任邢风有些担忧,“我打听到药王谷就在这一带便马上带人手过来找,一来我以为冰儿可能在药王谷附近休养,二来我想请药王再给雪儿看一看。”

牧傲冰的哥哥牧傲雪自出生以来就体弱多病,所以从小就在江家吃着药膳养着,但是因为并不知道病因,所以药膳虽有效却不能根治。当年的药王白豫给了牧傲雪一个药方,江芸依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居然又复发。而一直在旁边默默听着的陈梦馨突然说道:“你要找的那位药王已经不在人世了。”

“……”任邢风看着陈梦馨不知作何反应。

“他本是我的师弟,是我们当中资质最好的一个。”陈梦馨声音有些哽咽,“只可惜他三年前在异国被害,连尸首都见不到……”江芸依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背。

任邢风惋惜说道:“……馨姨母请节哀。”

陈梦馨长叹一声,说:“逝者已矣,生者当如斯。师弟并不会希望看到我们如此……”她轻拂去泪水与任邢风说道,“你可记得那个药方?”

任邢风忙从内袋拿出一张纸,“这是抄录的。”

陈梦馨接过药方细看了一番,说:“你那位表弟是病是从娘胎带出来的吧。”

“馨姨母慧眼,正是。”

陈梦馨眉头轻蹙,“恕我学艺不精,这药方在我看来已是良方。如果师弟这药都不能根治……那恐怕你得去找我的师父了。”

“敢问馨姨母可知老药王在何处?”任邢风问道。

“这……师父将药王之位传给师弟后便周游列国寻找药材去了。如今在哪,我也……”江芸依轻轻拍了拍陈梦馨的手背,打断了她,“馨儿,今日已是十五了。”

“是了,今日十五,药王谷会派人来置办货物。”陈梦馨悟道。“不过药王谷早已封谷,外人谁也不许进山,现任药王是何许人物我并不知晓。我只能试试让他们给你通传一声,至于可不可行,就得看你的运气了。”

此时在云芝山上药王谷中的希伊欧,作为一个从现代穿越到这里的人,在面对着一个从古到今都有的难题————如何叫人起床(其实已经是大中午)。即使这是他从这具身体的所属部落里逃跑出来后被带到这里的5年里有1225天要面对的事。哦,算上今天是第1226天。希伊欧发愁的地方不是被叫醒的对象叫不醒,而是他不愿起床。三年前开始,这个人就懒到几乎“卧床不起”。

希伊欧不是很懂自己堂堂一个希氏集团继承人,即使是宅斗失败被害到这里也是前·族长候选人啊,怎么就沦落到要当人的叫床(?)小仆人呢。他心里叨叨着似乎很不情愿,但身体已经推开了门,并轻唤:“傲冰?起床啦!”

被山下任邢风一众人念叨着的牧傲冰,此时正趴在床上,一只脚垂落在踏板上,一只手搭在趴在床边的白虎头上,半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今天居然自己就醒了?”希伊欧绕过屏风就看到这样的场景,惊奇道。

牧傲冰眨巴了一下眼睛当做回应,白嫩的脚趾头顶在踏板上,脚丫晃了晃,示意自己是彻底醒了。希伊欧认命的过去将他拉起来,并且熟练的开始给他更衣。

其实每次给牧傲冰换衣服,尤其是沐浴的时候,他都有些心猿意马。希伊欧不太确定这是什么感情,说不定只是美人在怀所以才总是让人把持不住吧。毕竟那双灵动的大眼睛一看他,他就有种要把全世界都送给他的心情。

“吃啥?”洗漱过后,牧傲冰终于有了说话的心情。

“你最喜欢的牛骨米粉汤,还有红烧大排跟茄汁香芋卷。”希伊欧边给他梳发边报菜单。

牧傲冰满意的勾了勾嘴角,似乎有些高兴的晃着脚。不过到了进食早餐(午饭?)的时候,牧傲冰咬着排骨,听着置办回来的药童说一个拿着药王谷令牌的疑是他的师叔的人想请他帮忙为她一外甥的表弟看病时,他其实已经有些不高兴了。在得知(应该是师叔的)那个外甥叫任邢风后,牧傲冰直接放下了排骨。

“你认识这个人?”希伊欧看到牧傲冰的反应就知道不对劲了。

牧傲冰用筷子戳了戳排骨,“……表哥。”

“嗯?那个什么任邢风是你表哥?那……他说他要你帮忙医治的表弟是……?”

“……我哥。”希伊欧感觉牧傲冰更不高兴了。

“原来你家人都不知道你在这里占了个山头当药王吗?”希伊欧本打算是缓解一下气氛,却被牧傲冰狠狠的瞪了一眼,只好马上夹起一条香芋卷吃了起来,假装自己刚刚没说话。一旁的药童不好笑出声,只得抬袖捂嘴。

当得知药王同意接见自己的时候,任邢风觉得没有甩魔教教主的名号,而是拜托陈梦馨去递拜帖是正确的。而陈梦馨作为令牌的主人,必定要一同前去,毕竟也好久没回谷里,而且她自己也很好奇现任药王是谁。那么陈梦馨去了,江芸依也肯定要去的。

只是这封谷了三年,一下子就同意了外人上山,大家心里还是觉得有点怪怪的,陈梦馨更不会觉得自己这个早就离开师门很多年的所谓“师叔”还会有那么大的面子。于是引路的小药童带着一行人,气氛微妙的向山上走去。


——————— 待续 —————————

=_____,=  大家试试读下【希伊欧】?


评论(6)
© 呆尼仔 | Powered by LOFTER